无人知晓,我的爱人,我的——《暴君》

昨天刚看完一篇文。
简介对我的杀伤力很大,宫廷+虐身虐心+BE。
其实我不该在看了路鲁修还看的涕泪交加的不日有去看悲剧。以往每看完一篇虐文就要拿十篇温馨甜文开刷,安抚我快要崩溃的脆弱心灵。
老师说,这叫自作贱,叫欠扁。
我却以为,一觉醒来后,那些莫名的揪心会消之而去。
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这是一个无奈又绝望的故事,作者叹。
天朝二百五十三年,靖帝十六年,天降大旱,时靖帝残虐,荒淫无道,百姓困苦,民不聊生。
五分天下,东南西北中。天朝顾守中洲,不过是名义上的一统。
各地属国蠢蠢欲动,四方诸侯招兵买马,无不意欲逐鹿中洲,将要拉开一场天下大乱的帷幕。
眼看着,这天朝的气数,似乎是要尽了。

继续阅读 »